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园地
视力保护:
三代人——安全质量环保部 甘露
日期:2018-07-02 访问次数: 字号:[ ]

  我出生在葛洲坝,成长在葛洲坝,大学毕业后满怀期望与信心回归到葛洲坝这个大家庭,被大家亲切的称为“葛三代”。在我成长的日子里,时常听到长辈们讲述关于葛洲坝的故事,四十多年前,伴随着西陵峡口隆隆的炮响声,我们的企业随着这座恢弘的国家工程一同诞生在长江之滨。就在那个充满激情、拼搏奋进的年代,一群英雄的水电工人一路豪迈、一路探索、将滚滚长江拦腰截断,将万里长江第一坝葛洲坝水利水电枢纽屹立在世人眼前。

  我的爷爷是一名机关中层干部,我依稀记得他说,葛洲坝的前身三三〇工程指挥部成立之初,为了国家建设和发展,五湖四海的人们义无反顾的离开了自己的家乡,汇集西陵峡畔,这个叫做“葛洲坝”的地方,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探索和不屈不挠的奋斗。那时的城区就是所谓的水电建设工地,施工车辆驶过,黄尘满天飞,积水的坑洼,门前随处可见,无论条件多么的艰苦,无论面前的道路多么曲折,他们都能不畏艰险,迎难而上:涔涔汗雨冲刷着绷紧的肌肉,劳动的号子混合着汽笛的轰鸣,无助的黑夜期盼着黎明的升起,灿烂的星空憧憬着辉煌的未来!因为来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阶层,经过彼此长时间的交融,他们形成了葛洲坝自己独特的形象与语言“葛洲坝人与葛洲坝话”。

  1997年11月8日,三峡工程胜利实现大江截流,全中国乃至世界都将目光聚焦在湖北宜昌。那天清晨,年幼的我跟随着爷爷和父母来到三峡,一路上身边所有的人都在讨论着这同一件事儿,连空气中都弥漫着相同的激动和自豪。随着最后一车石料倾入江中,在如潮的欢呼声中,懵懂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心灵的抨击与震撼。

  “我的爸爸在远方,在峡谷的激流旁。”这首歌儿是我儿时常在嘴边哼唱的一首歌儿,也是属于葛洲坝子女的歌儿。和大多数葛洲坝的孩子一样,爸爸总是很少在家的,学校的家长会爸爸也从未出席。我总是会问爷爷奶奶,爸爸去哪儿了,爷爷奶奶的回答始终如一,爸爸去工作了,过段时间才能回家。那时的我还不能理解父亲的工作,直到当我踏上葛洲坝任职之旅的第一站的时候,路途的疲惫、眼前的平房、四周环绕着的高山看不见尽头,那一刻,我才明白,背井离乡和四海为家,是葛洲坝人的生活常态;那一刻,我才理解,做葛洲坝人的伟大和不易;那一刻,我终于释怀对父亲多年的埋怨。

  四十多年来,世界不断在变化,社会也不断在进步,传统业务早已无法满足葛洲坝发展的需要。2015年5月,国务院印发《中国制造2025》,这是国家立足于国际产业变革大势做出的全面提升我国制造业发展质量和水平的重大部署。“世异则事异,事异则备变”。面临如此形势,葛洲坝毅然转型升级、改革发展,于是,承载转型升级、发展高端装备业务战略使命的装备公司在领导的高瞻远瞩中、在广大干部职工的翘首以盼中应运而生。今天,我万分荣幸能成为装备大家庭中的一员,投身建设美丽中国的环保事业,大力发展节能环保、高效储能、智能制造板块;积极创新融资模式,发起设立了中国能建第一支高端装备产业投资基金,成功与湖北省高投等投资机构达成战略合作,公司投资能力得到极大增强;我们在武汉建设了占地1430亩的高端装备产业园,创造了高端装备产业园建设的“葛洲坝速度”。

  我曾想:倘若有一天,我能像几十年前的那群葛洲坝人一样,带给一片乡民百年安宁幸福;倘若有一天,我能像我的师兄师姐们一样,把个人的名字刻上三峡的山峰,烙在这个民族金灿灿的历史金册上;倘若有一天,我能像我的前辈一样,站在自己修建的铁道旁,用自己的一分力量助推一个国家的经济腾飞……因为我懂得,老一代葛洲坝人将他们用毕生心血打拼的葛洲坝品牌交到我们新一代葛洲坝人的手里,我们的责任和使命是何其重大!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潮起潮落,望未来任重而道远,我们必须要用自己的努力诠释葛洲坝精神,让葛洲坝精神在企业发展的号角声中延续传承。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