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园地
视力保护:
微信拾零(三十五)
来源:直属机关 日期:2017-06-14 访问次数: 字号:[ ]
  一

  世界最大千年古银树群落,位于湖北随州,离洛阳店镇二十一公里。在方圆十二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长着510万株古银杏,其中百岁有17000株,千岁有308株,最大岁数为3000岁的银杏王。看着与甲骨文同岁,见证人类从蛮荒走向文明的银杏王,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微不足道。她历经沧桑,阅人无数,宠辱不惊,平静自然,遵循的是自然规律,所以伟岸、博大、灿烂、辉煌。(访千年古银杏群落)

 

  二
  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真实情况往往存在于野史里,就如这篇,上正史很难,但应该是事实。当然,评价历史不能离开当时的环境,任何试图用现在的观点,甚至今人的所谓聪明,去衡量历史,都是有失公允的。尤其涉及人性,更应慎重。人性无所谓好,也无所谓坏,占有资源,追求异性,发动争斗,在争斗中取胜,是其本质。正如世上没有绝对的大好大善人一样,世上也不会有绝对的大坏大恶之人。好中有坏,坏中有好,有时好,有时坏,只不过程度不同,条件不同,环境有别罢了。任何绝对地看,简单地看,既不合人性,又不合真实,终究会害人的。(读《王光美》)

  三
  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只不过人们喜欢说好的,听好的,所以我们看到成功人士总是光鲜的一面。自己把失败示人,抖落下窘态,少之又少。也不怪,一方面,光鲜多是正能量,激励人。另一方面,说好的,可能传播七到八人,而不好的,则要传播三十来人,因为人总是见不得人家的好,乐于沉醉于别人的鸡零狗碎之事,和走麦城的遭遇,仿佛陶醉于自身的成功中来,心灵得到了极大的补偿。出于自保,丢人现眼的事就不说了吧。但是,长此以往,人人践行,我们的经验也许就是蹩脚的,没有对比,没有辨证,甚至没有多样化,一切就会随风而去了。(读《与众不同的背后,是无比寂寞的勤奋》)

  四
  朱铁志,《求是》杂志副总编,不愧是学哲学的,对死亡很是豁达,追求的是一种意境,就是死如秋叶之静美。前天凌晨,一尺白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秋叶之静美,但我知道,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奈何以死拒之。还是近几天的事,刘小华,广东省委副秘书长,刚刚卸任湛江市委书记,在自家自缢身亡。临走前,留有一条微信,“羡慕冬松”。冬松是谁?是他的同学,也是朋友,生意做得还不错。媒体披露了一件事,有天中午,湛江的同事来看他,他留人家在机关食堂吃饭,十二点了,也没人来理会,他问了工作人员,别人答复是,在食堂接待你级别还不够。我不相信这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是,从一方诸侯到机关副职,自己也快六十岁的人了,巨大的落差成了他过不去的坎。记得十多年前,香港歌星张国荣从高楼纵身一跃,留给歌谜无尽的相思和无限的遗憾,还有太多的不解。想想繁华后的凋零,掌声后的冷清,还是落差惹的祸。他们都算得上是成功人士,一个搞艺术,曾经独步歌坛,万人空巷;一个学文学,主政一方,政绩斐然;一个学哲学,当总编,著作等身,却都以相同的方式结束生命,实在令人惋惜。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究竟是什么?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了。逝者为大,愿三个灵魂在天堂如秋叶之静美!(读《朱铁志“如果我死”:死如秋叶之静美》)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