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园地
视力保护:
姥爷的铁匠铺
来源:一公司 日期:2017-05-31 访问次数: 字号:[ ]
  说是姥爷的铁匠铺,有点不太准确,确切地说,姥爷做铁匠的地方就是小院儿里的一个角落。角落里摆了一个铁架子,上面放着大铁剪子、钢尺,或许还有其他零星的工具,我已经记不清了,记忆中最清晰的是那些泛着白光的一张张新铁皮,还有那些年伴我午睡的叮叮当当的砸铁声。

  姥爷是个手艺人,他一辈子和铁皮打交道,是方圆几个村子里做铁匠活最好的师傅,好到村子里家家户户都找他做东西。寻常百姓家里用的舀水的水瓢、舀面的面瓢、锅盖,老人装烟叶的烟罐子等等,都是出自姥爷的手。邻村的人都慕名前来找他做铁匠活,直到现在,虽然姥爷已经走了近20年,那个小村子里还有很多人家用着姥爷当年给做的物件,去年和妈妈回老家给姥爷扫墓,顺道去看望一位本家太奶奶,她拿着桌子上那个陈旧的烟罐子和我说,这还是你姥爷做的,他的手艺好呀,做的东西又好看,又经用,现在这门手艺算是失传喽。

  看着这个烙印着时光记忆的铁罐子,我回想起了小时候,由于父母忙于生意,我很小就被送到姥姥家,在那个山水环绕的小村子里度过了一段短暂却快乐的时光,那段时光里记忆深刻的背景音乐总是叮叮当当的砸铁声,因为上午要干农活,姥爷做铁匠活的时间都会是大家都休息的正午。也许是习惯了,那样大的声音非但没有影响我午睡,反而一直烙印在我的记忆里,成为一段难忘的回忆。姥爷是个有名的倔老头,现在想来或许有那么一点小清高,村子里的穷人家想做个东西,没钱买新铁皮,他就拿出自己平时攒起来的边角料,挖空心思,花上一两天的时间琢磨,做出精致好看的物件,丝毫看不出拼凑的痕迹。看着对方颤颤巍巍地掏出几块手工钱,他也常常会说,下次再算吧,这下次就常常是没有期限,姥姥常说,别看你姥爷有门好手艺,常年敲敲打打,其实没赚到几个钱,还搭上不少好铁皮,每每此时,姥爷也不辩解,笑眯眯的卷上一根烟,边抽烟,边侍弄他那一堆宝贝。就是这样的姥爷,他朴实的做法,却收获了最难得的回馈,姥爷出殡那天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来了,有人抹着眼泪说,老汪头前几天还给我家做了一个新水瓢。

  姥爷不算长的一生大半时间都是在那个铁桌子边度过,没有太多文化的他,十几岁时因为生计被动地学习做铁匠这门手艺,他凭着一股钻研劲,渐渐的越做越好,越做越精,生活给予他的选择他没有得过且过,硬是把维持生计的手艺变成一门艺术,在这一方小小的天地里获得了精神的满足和人格的升华,或许他爱上了一块块铁皮在手中不断地变化成形,一块块废掉的边角料经过用心与巧劲变成一个个精致的艺术品,进而能帮助到有需要的人,他满足甚至是自豪。我常常回忆起的姥爷,是那个经常骑车很远把他自己种的新鲜蔬菜送到城里给我们吃的慈祥老人,去从未记起我的姥爷曾经是这样一个好手艺人,自去年以来公司、业主顺应时代召唤,均不断地提出弘扬工匠精神,寻找最美工匠,参与其中的我在一个午后,忽而想起,姥爷或许也算是一位工匠,至少在我、在那些至今还在用着他做的物件的人心中,他一定是。虽没有轰轰烈烈,但一生却对得起他手中的这门手艺。

  姥爷倾注一生心血做的那些物件,今天看来再寻常不过,或许花不到多少钱就可以买到精致好看的,但却再也体会不到倾注在内的感情,这或许是就是我们今天所提倡的工匠人的温度。我们每一个人生而平凡,若人人都能对自己所从事的这份工作倾注感情与专注,即便普通也掩不住灵魂深处的光芒!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